立山黑部

routemap

十月毕业以后 计划利用空当的一个月出去玩一票大的,本来打算去九州。但是因为九州的想去的景点都非常分散,正好朋友在旅行社看到册子介绍一个叫做“立山黑部”的地方,号称日本的阿尔卑斯。我的朋友 想去看雪山,我说这才秋天,哪来的雪山,去看红叶还差不多(然后其实真的有雪山)。春天开山的时候可以看到大雪谷的雪墙,时间不对,有些遗憾。不论如何,抱着看红叶的打算出发了。

我在阪急旅行社官网上定了十月末的团体套餐,然后发现“团体”是指“我和我的同学两个人的团体”。并没有导游,他们提前一周把所有的车票,包括新干线,当地电车,以及景区各种缆车的票,按照旅游计划邮寄给我。我真的无语了…可以理解日本人力很贵,没有导游,但总有点不安呢。

十月二十三日,我按照新干线的票,早早起来,赶到JR新大阪站,与同学会和出发了。第一天基本在按计划赶车,先到金泽。我以前来过一次金泽,开学会。金泽有两个点比较著名,一个是园林“兼六园”,另一个是拥有模拟游泳池效果的现代美术馆。我只去过前者,这次不过是转车,当然也没时间去美术馆。从金泽转车到了富山,然后再坐富山电铁去立山站。一路电车逐渐驶向深山,当天有些断断续续的阴雨,山间云雾缭绕,美不胜收。

傍晚抵达立山站,已经在深山内了,宾馆也是旅行社约好了的,打电话问了接送车,在车站坐车大约五分钟就抵达了宾馆。宾馆看起来还蛮不错的。我没有住过太多好宾馆,上次在富士山河口湖边住的可能是最贵的了,大概三千多人民币一晚。如果那个是一百分,这次的宾馆可以给到七十分。该有的都有,比如日式的宴席早晚饭,装潢挺不错的温泉,宽敞的房间,免费饮品Bar。算不上奢华,提供的东西也算满足度假的基本观感。进了这个宾馆以后我对旅行社的印象大大改观,感觉十分靠谱,这也在之后的旅程中得到印证。

从宾馆的房间向外眺望,景致很不错。我们决定出去走走,因为下着时断时续的雨,我很担忧明天能不能欣赏到美景。朋友安慰我山里天气变化大,天气预报不可信。

周围有好些滑雪场,还没到季节。说着天气变化大就突然下了瓢泼大雨,我们只好回了宾馆。

朋友发现浴室龙头边用中日英贴着说明条,日语的意思是:此水可以饮用。但是中文却写的:这水好喝吗?

我们俩都= =到底是怎么把陈述句翻译成问句的?!


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坐宾馆的接送车去了立山站。我们的旅程从略为惊悚的爬坡小电车开始了。抵达【美女平】后,要换成观光巴士上山,中间按理说写了好几个景点,根据事先调查,我想去弥陀原和天狗平。但是巴士都是直达山顶“室堂”站的。我咨询工作人员为啥不停弥陀原和天狗平,工作人员劝我上车,我和他一直BB,工作人员可能是觉得解释不清,只好一个劲的跟我说这些景点都很近,你先去室堂,上车上车。

后来我才知道山上发生了什么…都是后话。

观光巴士的上播放着纪录片和介绍,日英双语,每到一处都会有对应的介绍。两边一派初秋景色,树叶黄绿交错。

抵达一个观景点正好对着【称名瀑布】,号称日本第一落差的瀑布。巴士还停下来解说了一番。众人隔着车窗拍了些照片。

车行于蜿蜒的山路,逐渐可以看到雪山,我和朋友十分激动。这种激动维持了没一会儿就发现事情不太对劲,我们正在穿越雪线!如果说周围不那么高的山都是雪山,那我们爬升的这座立山应该也变成了雪山…

车开了没多久,就从秋景完全变成了冬景。

车窗外暴雪狂乱的飞舞,越往上开,植被就越少,到了最后,天地间白茫茫一片。拍照片已经没有意义了,因为镜头里只剩纯白,很美,肯定也很冷。我们抵达【室堂】站以后可以下车了。昨天我还在抱怨特地带的羽绒服太重了,今天真是抱紧了我的小羽绒服。屋内温暖如春,还有一些卖店。我和朋友去想去外面看看,走了五米,能见度极低,风雪太大。这时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工作人员不让我去其他景点,都下雪下成这样了…我和朋友互相听不清对方说啥,要用喊的,风雪各种往嘴里灌,头发乱飞,糊我一脸。我们录了个视频,事后看起来像记者抵达南极科考站以后介绍现场情况= =

路标上的剑岳是有名的景点,可以去爬山,看云海。对于目前这种状况,云海就不用想了…上面还写了剑岳死了多少人。

到处都是雪,但景点的路牌被人扒拉开了。路牌上的的湖泊、地狱谷,夏天的时候是很美的景点,现在完全没戏。

↑这是我↑

这是我抓拍到的路人帮忙戴帽子。自觉十分得意的照片,能拍到这么纯净的背景和构图机会不多。

【下一页】→

共有 6 条评论

  1. 壮观啊。不枉此行。

    想起了十几年前也是跟同学两个人很无畏的去了土澳的布勒雪山。

    更想起了二十年前穿着抓绒风衣就跟师兄去了大雪纷飞的太白山,很多情节比如五米外看不到人、上山略喘,都惊人的相似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