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说如何写博客

最近在看吐槽大会,我觉得挺有趣的,就像小时候的周记:老师布置一个题目,大家写一篇作文,然后老师挑几篇优秀的出来读一读。我小时候经常能成为那个被读的人,但是我现在很少动笔写点什么。我发现语言能力是可以驯化的,比如你总是不让一个人写点东西,他就写不出东西来了。

这种不让,是全方位的。外在的看起来好像是工作上没有“让”我写作文,就是没有“要求”我写。但是内在的原因是我“不想”写。有心里有话,不说了,因为感觉不安全:不论写的多么中肯,总有人不同意。我经常写很多,但是读了两遍文章以后删掉很多,或者到最后,连这篇文章都删掉。只要表达观点,不论是什么观点,总有人反对,长此以往就选择“不表达观点”。我写博客的时候总是选择一些客观事实:看到什么新奇的东西,或者写一些对大家有用的工具性的话题,比较安全。

现在有很多编程的,基于google编程,那我就是面向google写博客。蜘蛛认为有用,我就写。

这样拧一拧,很快就发现,人不愧是水做的:生活中全都是无病呻吟和没意义的破事、破情绪。

昨天吃饭的时候,生物的一个朋友跟我说她快做不下去了,我们笑着笑着,她就开始哭了,边眨巴着眼睛,边掉眼泪。这种事情,本来插科打诨就过去了,但我说没事的,还问她怎么就不开心了。说是不公平待遇什么的。我想了一会儿:我也有过。

我去京都开一个学会(照片是路上拍的),讲得很好,大家都说我会得奖,老师让我最后一天去领奖。我穿的好好地去了,奖给了我们实验室另一个日本人,他给我道歉,我老师也向我道歉。我笑着说没关系,能理解,像个深谙潜规则的成年人一样聊了一会儿。

回来的时候,要去河原町的车站。两边都是商铺,我走在人潮里,有个朋友发消息说看到我最近发的文章了,在google scholar,恭喜我。我客气了两句。这时候我男朋友打视频过来,我就坐到路边大厦间的缝隙里面跟他说话,外面人来人往,这里却很僻静。

他问我,奖领了么。

我说了两句就哭了。其实我不能理解,特别不能理解,觉得被欺负了,但是没地方说。和朋友恭喜我paper的消息交相辉映,我坐在京都河原町旁边的巷子里面流眼泪。

这事本来我也没跟别人说过,谁还没有过那么一些很难的时候呢。成年人大概就是这样吧,没说就好像没湿过,生活里的水分拧干了,留得下来的也就只剩寥寥数笔,更有甚者,一片空白吧。

 

 

共有 8 条评论

  1. “只要表达观点,不论是什么观点,总有人反对,长此以往就选择“不表达观点”。”我之前也是这样。后来我做出努力,就要表达观点,别人怎么想随他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