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去小提琴老师

上周四去上了一节琴课,没想到竟然是最后一节。老师要去欧洲工作一年,只有圣诞会回来一次。我的老师叫誓山爱,女生,比我大几岁,日本人,在匈牙利留学小提琴专业多年,得过一些欧洲的奖项。

上课的前一天,我还在吐槽,觉得她教得不好,每次每首曲子音准和节奏没问题的时候,就下一首了,演奏技巧和基本功都没有练习。她说,如果你练了足够多的曲子,就不需要练习曲。我一直对此颇有微词。没想到竟然是最后一节课了。一方面,我还是有点难过的,毕竟我跟她上了两年半。另一方面,我觉得她真的是个很厉害的老师,我可能很难找到这样的老师了。

最后一节课里,我问她:老师,我拉的曲子没有感情,怎么才能听起来有感情?

她说:首先你心里要有感情,拉曲子才能有感情。

我:= =

我莫得感情这个事情有这么明显么?

重拾小提琴的初衷很简单,我觉得玩游戏也是在正确的时候按正确的键,和拉琴一个原理,有玩游戏的时间,不如把小提琴捡起来。拉小提琴的主要成就感来源于在每个节点上按对了,拉好了。


选曲都是按照我的喜好,对一首曲子的感情是个很奇妙的过程。

选曲的时候喜欢上了,或者是很感动悲伤,或者是受到鼓舞很快乐,产生了共鸣,然后决定这次选它了。第一次按照谱子拉了一会儿,很快乐,感觉重复出来了,虽然不是那么好。随着练习深入,技术难点会不停折磨我,能把整首曲子大概拉下来的时候,我对这支曲子已经只剩下麻木,听不出好不好听了,只想保证我拉的都是对的。下一个阶段就是能练到纯熟,忘记手上的技巧、音准节奏,我好像又回到了当初那个听众的身份,可以对自己手下的曲子注入感情了。可惜大部分时候,在我麻木厌恶的阶段,老师就让我换新曲子了。

我最近对Chopin的Nocturne in C sharp minor感到麻木了,当初我也是和这首喜相逢,听多少遍都不会腻。练习演奏真的能让人再也感觉不到喜爱的初心。

新宠是 Vitali Chaconne in G Minor,每次听都感觉要哭了,开头的主旋律,数次在曲子里面以不同的形式出现,都能感觉到小调带来的微妙的张力,没有办法冲破的痛苦感。

我现在在找新的小提琴老师。深深感到自己永远都不可能达到专业的水平,也没有办法把喜欢的曲子重复成喜欢的样子,也有过绝望,不过现在已经看开了:只是个像游戏一样消磨时间的东西,开心就好。

最后丢一个最近的新宠Two Set Navarra 。他们的技术不是这首曲子最好的版本,奏者之间的感情却着实令人羡慕。作为新宠曲子,就算我去练习了,也没有机会找到一个人这样二重奏吧,悲伤。

共有 3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