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评:《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》

笔者读的村上的第三本书,但距东京海边的乌鸦哗啦跃起已有三年之久。

是专业课的老师推荐,也推荐给大家,《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》,中文好像只有林少华的译本,但读者评价普遍反映,日文原版和英文译本,更有味道。

的确,在看《挪威的森林》时,每每读到“和女孩睡觉“的字样,有不觉莞尔,不觉对英文的译法感兴趣,fuck the girl? 太过轻浮。或许是林先生深入了解了日本百姓的谦虚与谨慎,就不妄加猜测了。

 

 

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个冷酷仙境。

不置可否的表述,在逻辑上没有认知意义,不可证实也难以证伪,如黑格尔的”世界是无限的力“一般,大手抛开学术,意会即可。

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个冷酷仙境,十字街头,匆匆而过的行人,谁知道谁的心中没有一个未亡人,一个惊天密谋,一段伤情往事。

而世界照旧运转,六点半就可以朝闻天下,售票员兢兢业业地售票。有活生生的欲望,有喜洋洋的朝阳,有冷冰冰的残冷,有暮气沉沉的下雨天。而地底下,有着仇恨深切的夜鬼,无边无际的黑暗。符号士和计算式为了模式而打架,其实对这个世界的荒诞残酷心照不宣。

或许有个,神奇科学家老头,它不关心世界灭亡,不关心实验对象的死活,它只在意伟大实验,当然偶尔良心发现。

 

 

我们的心中有个世界尽头。

不是别人的生命尽头,也不是世界毁灭的2012,是意识的尽头,睡神永久降临之日。

我们的心中有个世界尽头,安谧的,宁静的,纤尘不染的。

冬夏交替,独角兽慢悠悠的行走,棋艺高超的退伍老人,图书馆里和你一起读古梦的女孩。

只是在这里,你要与影子分割,你的影子在某个冬日死去,一如你的心消失,存在独角兽的头骨里。

只有没有心的人才能在镇子安逸生活,才会没有争吵,没有欲望。心没擦去的人会被赶去森林。

这个尽头会崩毁,当主体选择意识离去,同样焚毁的是那个图书馆女孩,无辜的女孩。

 

 

如果让你选择,世界尽头还是冷酷仙境?

冷酷仙境的最后一天,雨变成模糊不清的不透明雨帘,遮蔽着意识。鲍勃迪伦还在唱着《骤雨》

而世界尽头,我与影子道别,一只鸟在漫天飘舞的雪花中朝南面飞去,整个天地,只留我踏雪的吱吱声。

共有 4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