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评:走失在舌尖。


 

“我们乘着狂欢节的风来到这里。这阵风还算暖和,相对二月而言。风中飘着热乎乎的油香味,那是路边的人家在炉子上做煎饼和香肠,同时还能闻到一阵华夫饼甜香粉末的味道。”

 

薇安带着女儿阿努克,跟随动荡的北风,来到法国一个宁静闭塞、冰雪纷飞的小镇。她在教堂的对面开了一家巧克力店,爱上了流浪的吉卜赛人洛克斯。在那个教会主导的封闭时期,薇安的巧克力成为小镇里唯一小小的心脏,这些细致小巧的细腻可可产物有着狂野不安的形状,而她红色绒布缎面的高跟鞋是动荡的北风带来的自由。

电影版的《浓情巧克力》是约翰尼·德普唯一一部温情片。巧克力色调的画面,暧昧有声的情愫。找到原著来看的心情几乎是迫切的。和电影不同,乔安娜·哈里斯的笔触,总带着糖果气息的甜美和魔法的奇妙。她美妙的行文灵动又敏感,就像薇安所说的,洛克斯的最爱——热巧克力一般勾引舌尖。

我似乎并不太在意弥漫全书的那种自由气息,这里的巧克力描写爱情,却又无关乎爱情。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块小小的巧克力,它是最初时候在心里出现千万次的玩具和歌谣,呼啦啦地旋转,像场甜蜜又亲爱的吻。读这本书的时候,你的心里的巧克力大概会有自己的形状,沾染上我们生活里融合的生动情绪。由从你的舌尖到心底,时而甜蜜时而苦涩。

在乔安娜·哈里斯笔下,在整本书的最后一页,洛克斯没有留下。我想或许,他的离开才真正诠释了薇安心底的不安——她渴望一种动荡的自由。我们和他们,都是极端矛盾的混合体,因为这种不安,才获得漫长人生中短暂的安逸。不需责任,来去自由,明明爱得骨子里百转千回,却不挽留一个头也不回的离去。看那世界的灯光也好。看那世界的喧嚣的灯光吧。他走得毫不留恋,留她一人躺在夏日的夜空下。他甚至对于他和她将有一个红发的孩子毫不知情。她仍然握着银白的勺柄搅拌着锅里沸腾的热巧克力,给窗口的巧克力小人镀金,在巧克力中放辛辣的尖椒,洞悉人们各自的最爱。而当时没有猜对他的最爱,他的最爱,是热巧克力。

他走了。连摧毁也温柔得像一场梦。

我们都明白了——我们还没有。

我们都放弃了——我们还没有。

好像所有的情绪都被它覆盖了一样,满世界的巧克力,纯味的可可,没有甜味。苦涩,苦涩,淡淡的,又无尽的苦涩。自由的化身,精神的引路者,闭塞的开路者,这些常用来形容她的词语顷刻间苍白无力。他和她的故事一开始的时候就是结束。她的悲伤,第一次那么真切地让自己感受到。他的无奈,他的决绝,他的隐忍,他的滚烫的如同热巧克力般躁动的心。那样一步一步地占据、侵蚀、融化、反复。

我们的生命中有太多的离开,嗓音嘶哑地言说我们都不够认真却未尽的缘分。浓情巧克力,意在浓情,这种小小的、甜蜜的无害的诱惑,甜中微苦涩的滋味就好比她走失在舌尖的爱情。

她没有绝望。和我一样,暂且相信离去的你,你们,只是克制着,不回头看我。

共有 5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