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评:1984 Nineteen Eighty-four

书名:1984
作者:乔治 奥威尔(英),周静(译)

封面

“战争就是和平, 自由就是奴役,无知就是力量。”
这就是党,也就是小说中“英社”的三句口号。它写在全文的最开始,温斯顿,也就是本文的主人公,就是英社的外党成员。
初看这本小说是看到贴吧里的一篇推荐贴,把《1984》和村上村树的《1Q84》对比,由于我对村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对日本人小清新的不感冒,也因为之前听说过乔治奥威尔的《动物农场》名声之大,便下手读了这本被誉为二十世纪最经典的政治寓言小说。
奥威尔写这本小说的时候应该是二十世纪上半叶,他笔下的1984只是用来代指未来而已。1984年,世界被三个超级大国瓜分,故事发生在大洋国的首府伦敦。大洋国被英社政党绝对统治,神化的领袖“老大哥”无处不在,思想警察绝对控制任何可能的反动思想,新的语言被创造,新的秩序被铸浇,而战争、贫穷、落后是永远的主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当自由从字典中消失
大洋国正在编纂《新话字典》,预计2050年,新话将完全取代与之相对的旧话,成为官方的且是唯一的语言。本书的最后甚至有一篇附录专门解释新话的构词法。简而言之,新话是为英社和其追随者提供表达世界观和思维习惯的方式,任何异端思想将无法用语言来思考。新话将一切丰富的词语归简,任何一种意思将由一个固定明确的词来表示。自由、民主、真理将不再有意义,一切语言将变成毫无艺术感的命令。当我们的语言中不再有自由(free),当我们从任何词典文献中再也找不到自由这个词时,还会有谁懂得真正的自由,还会有谁懂得真正的思考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历史可以被创造,蒸发比死亡更恐怖
在1984年,没有人记得50年前究竟是何容颜。我们通过记录与口口相传揭开历史的面纱,可如果历史是伪造的,历史是不存在的,历史每时每刻都在为现在改变呢?温斯顿的工作就是为了党的统治更改一些历史,编造符合现在的历史,修改所有保存的文献。温斯顿有时候有种隐秘的不安,真正的历史似乎只存在于自己的记忆里,可自己终究有一天会忘了这些。过去实际上被抹掉了,昨天以前的一切都被抹掉了,即使存在,也存在于几件没有文字的物件上。人们对革命和革命以前的生活一无所知,所有的记载都被篡改和销毁了,所有的书被重写了,所有的画被重画了,所有的塑像,街道和建筑物都被重新命名了。历史停滞了,只有无穷无尽的现在还在——这个党绝对正确的现在。
在1984年,一个人随时随地可以被“蒸发”。温斯顿的父亲实际上就是被蒸发的。1984年,谁也逃不过思想警察的锐眼。温斯顿的一生经历过多次身边人的蒸发,一旦有任何思想错误,这个人就会消失。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,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活着,大多数情况下人们相信那些蒸发掉的人是被处死了。与你有关的一切会被销毁,除了个别人的记忆,你将从来没有存在过,但记忆太腐朽和脆弱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因为唯一,所以是疯子
1984年,像所有外党党员一样,温斯顿家里有“电幕”。电幕时时刻刻放着一些吵杂的党的视频,音乐等,思想警察也随时随地可以通过电幕监控任何一个人,一个表情都不能错误。1984年,温斯顿犯了一个大错误,他从无产者的商店买到一本笔记本,他决定写下的什么,要不然他会疯掉,他也预见到只要他开始干这件事,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,蒸发在真理部的地下室里。“我知道怎么回事,但我不明白为什么。”温斯顿只有在寂静的夜里才敢思考,思考自己是不是疯了。就像曾今相信地球围着太阳转是疯了的表现,如今,相信过去不可更改的也一样,怀疑党的政策的也一样。可怕的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唯一这样想的一个人,可怕的是他也许是错的。温斯顿写着“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。如果能获此自由,其余一切自然成立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战争就是和平的终极秘密
在1984年,战争像是没有开端也没有结局,好像是生活的常态。与欧亚国和东亚国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,却也从来不可能胜利或失败。战争的真正意义是维护社会结构的稳定。财富的全面增长会威胁党的统治,但不劳动的社会是垂死的生命。产品必须生产出来,但不能分配,要实现这个目的只有持续战争。战争因为持续而消亡,这才是战争就是和平的真正意义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他们没法进入你的内心,可他们总能进入你的内心
温斯顿相信不管怎样接受党的教育,他们没法进入你的内心。温斯顿相信自己要记录下点什么,相信自己要做点什么,他违背党的原则来思考,党的目的就是要消灭独立思考。他违背党与一名女性发生关系,虽然党的教条就是性只是一个政治行为。他相信黑暗中一定会有自己的伙伴,他们会在阳光下相见。可党总能进入你的内心,温斯顿想,如果有一天,他们说二加二等于五,而你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它等于四,因为所有是证据早就被更改,是不是有一天你也开始怀疑,难道二加二从一开始就等于五?本文的最后,温斯顿想,一切都好了,斗争都结束了,他战胜了自己,他爱老大哥。你看,他们总能进入你的内心。

  他们说时间可以治愈一切,他们说遗忘是必然的经验,但那多年以前的笑容和泪水,却依然颤动着我的心弦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如果有希望,希望在无产者身上!

读罢1984有感,但才通读一遍,未经多少思考写下感想,准备读第二遍。思考浅显权当一笑。

====同书书评====

共有 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