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与书

今天在图书馆里转了转,竟然走到了言情区。

尤其是看见《裂锦》的时候,我心里颤了又颤。还是那个老样子啊,粉红色的封面,从侧面就看得出的陈旧,也不知被多少双手翻过,那会儿我正迷着匪我思存的时候,《裂锦》也是这样生生出现在我的视野里。那时候才初中吧,我想着想着,就缓缓把书抽了出来。在手上颠了几颠,轻飘飘的,又感觉沉甸甸的,说不出话来。翻到印刷时间,2005的小小的日期,一是拉近了时间,二是模糊了空间。

约莫六年前,我在镇江市图书馆翻着这书的手,是谁又在几千公里之外的福州揭开了第一页?这么一想,呼吸就急促起来了。冥冥之中的宿命感,有点奇妙。

一点点看过去,竟是好多熟悉的脸孔。有的是穿着我当年见过的同样的衣服,安静的坐在不同的书架上,可是我都认得,都是一些老书了,陪伴我渡过太久的言情。有的,我看见他们的时候还只是电子书,今天竟也换了身衣服端端正正的坐在书架上了。能看那些在长夜中流于光影的电子书修成正果,翻了翻纸,这身新衣服,让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快慰的。能出版总是好的。

有多久没看到过纸质的小说了呢?少说有三年,这三年纸质的书,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。从MP4到itouch,一直电子书,都快忘记纸的感觉了。

翻阅这些小说的时候,忍不住去看最后一页。这是个习惯性的动作,当年市图书馆里的书,末页都写着书评“我喜欢。。。”、“xxx死后情节就不好看了。。。”、“希望能出第二部。。。”那些读后感,或是短小精炼唏嘘一下,或是长篇大论妄图改换情节,日期签在末尾,有时还会附上QQ号码求交流讨论。我也调皮的写过书评。我选借书的时候,很注重别人在空白处写了什么。

可是这里的书…..还是我校学生素养太好了,全是空白。能够反映出有多少双手翻阅过她的只剩下纸张的成色了。为此,他们看上去都不及记忆中的有活力,也许是端庄了,却总是沉闷了些吧。

在《吹不尽眉弯》的序里面翻到四个字:《温暖的弦》。。。。那时很久以前看的一本书,还不错。看来是一个作者,我就借了。坐回宿舍里面细细的看,第一页看完翻页的时候,心一动,柔和就要拧出汁水来,呼吸很急促,心跳也加快了。就是翻页这个动作,重复过无数遍,以为早已忘记,此刻却在我的指尖苏醒,仿佛是无意识的自觉的苏醒,操纵着我。

纸与书,指与纸。他们是熟人,只有我失了忆。

翻完书的时候,不免还是失望的,也不说好看,也不是不好看,写的精致,我却兴致缺缺,大抵是情节俗套了,又或是,我老了?!这话说的我惊疑不定啊,真是因为上大学了吧。还是看了太久BL,BG倒是没什么感觉了?谁知道。

当日看起来最最喜欢品味的字里行间,现在怎么看怎么有点矫饰的嫌疑。当日看来最最聪明的心机谋算,现在怎么看怎么有点幼稚的影子。

我没失忆,倒是想与熟人相认。只可惜手指还记得纸的书的触感,这颗心,早就除了加速跳动以外,不能表现出更多的共鸣了。

想起遥远的段子:一入腐门深似海,从此良知是路人。

是因为我腐了,还是因为我老了(惊恐?老?!)

 

共有 9 条评论

  1. 就跟吃零食,单一种吃多也腻。话说后面一般都空白,老是画画不好。不过好几次碰见书里有几张精致的书签。意外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