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4,我也想和你谈谈

再读一遍1984,句句皆是经典。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党的思想控制。
无论是历史还是过去,党相信并且让所有人相信,任何现实都不是客观的,不可改变的,因为任何现实都存在于思想,而现实又不存在于一个人的思想,因为个人总会消亡,现实只存在于党的思想里。

这理论有点唯心主义的意思,否认真理的客观性,而强调幡动不如是心动主观性。英社的唯我论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相信自己的思想,而发展成为了集体唯我论。个人总是会湮灭,没有任何人的思想可以永存,而一旦融入党并且成为党,那么他就能无所不能永垂不朽。
作为一介理科生,也不好对此哲学思想作多大解释。仔细想想,若没有人记得曾今发生了什么,过去还存在吗?我想总有什么是记忆也无法更改的,毕竟我们不想1984中的那样——1984只是个寓言罢了。总有什么是不可磨灭的,那些希望固执,与习惯信念,于无人处开花结果,就在你不经意的一转身一回眸,暗自开放。

一开始我读这本书,总觉得外党,甚至内党成员都是被党的思想欺骗而不自知的,只有被压迫的无产者终有一天会秘密地累积知识,传播启蒙思想,然后推翻党。读罢1984,发现大错特错。真正知道党统治秘密的,竟然是很多内党成员,像文中的奥博良。

真正可悲的不是因为无知而被人奴役,而是在温斯顿完全了解到所有秘密的时候,像所有以往的觉悟之士一样,成为了党。温斯顿知道建立在贫穷、无知、恐惧、欺骗的制度下的人们的生活是痛苦而没有尽头的,可那对于党又算得了什么,党是集体思想,只有党才是人。党从不相信血统,只关心延续自身,谁行使权力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党的永存。真正聪明的人知道那是欺骗并且相信着是欺骗,所以他也开始欺骗。

温斯顿一度接近了事情的真相,他相信过去不可更改,相信真理永远存在,相信客观就是客观,相信总有一天,那些知道真相的人们一定会打败党。可就是因为他知道了这一切,所以他成为了党。人们的内心是最难控制的一部分,越是压迫就越有反抗,真正的思想控制不是强加于人的扭曲,也不是通过暴力来威胁相信,真正的思想控制的聪明人的游戏,让你相信你这么想,这么做是出于自由意志,不否认你所掌握的,并利用这些来改造你。

温斯顿也曾今问过奥博良,党这样费尽心机建立一个隔绝的国度到底意义何在?让战争成为永恒,绝对地控制思想,不停的改变过去。奥博良说就是为了权力,权力的目的就是权力。这里带了点讽刺,任何政权实际上都有独裁的意味,不可能有一个政权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与自由的,完全自由就是暴乱。但任何打着自由民主旗帜的政权,宣称自己会推翻专制,建立一个人人自由平等的天堂的都是胆小鬼。
权力的目的就是权力,权力的目的从来不是财富、享受、长寿或是幸福。谁掌握了权力谁就是独裁者,独裁者会然其人民享受的一定程度的上的自由那就是现实社会,独裁者完全控制思想那就是1984。

         战争就是和平,自由就是奴役,无知就是力量。
初看此文对这三句话嗤之以鼻,完全的谬论,只有被误导者才会相信。现在想来这三句暗藏真理。战争可以消耗社会剩余却又不否定劳动的重要,持续的战争状态维护了社会的稳定,战争变成了和平。没有完全意义上的自由,因为自由是有统治阶级赋予的,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自由就是奴役。无知的人永远不知道自己被压迫,也永远不会理解世界除了这样还能变成怎样,所以他们心甘情愿活在当下,只关心鸡毛蒜皮的小事。所以1984年,无产阶级不需要控制思想,因为他们没有思想,无知,就是维护统治的力量。

1984年,有希望的无产者没有思想,有思想的部分党员最终相信并成为了党。党绝对存在并将永远存在。温斯顿曾今写到的“如果有希望,希望在无产者身上”也成了一句谎言。

可1984年永远只是奥威尔笔下的1984,现实中不可能存在一个高度掌握权力的党,寓言终究只是寓言,但寓言有包含了现实。中国上个世纪的跌跌荡荡,一定程度上应验了奥威尔预言。但世界是客观的,历史是必然的,真理是永恒的,没有谁是绝对正确的,政权不是纯洁的,但生活总向美好的发展上去,无产者并不永远是无知的,理性不是一个统计学问题,希望在我们身上。

希望永远在我们身上。

======同书书评=====

共有 8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