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view 私活

今天终于把一个review的初稿发给原来日本的老板了。说实话,这个review折磨了我半年,我是六月接下这个活的。一个杂志(当然是熟人编辑)跟我日本的大老板要一篇review发,大老板和他的好兄弟表示最近在忙另一个review。所以活就落到了小老板身上,小老板表示自己在忙一个截止日期将近的邀稿,没空写这个,问我写不写。

打工人肯定:写啊!

截止日期是十一月底。然而提交了标题目录作者之后就杳无音讯了。老板一副写不写随缘,你随意的样子。然而,我有强烈的反拖延症:提前很久匀速做事。六七月在看近五年的paper,八月写intro,真正疯狂写作(copy)也就是最近一个月的事。特别痛苦,九月的时候好像要抑郁了。

最近一个月基本每天白天做实验,晚上五点以后留下来在办公室写这个review。开始前雄心壮志:我对本领域了如指掌,要写一个最全的review;开始之后:我们组这方向有五十多篇?行吧,只要把我们组已发的编进这文章就好….

上一次接私活还是上一次,也就是去年,我在奈良做助教,然后没错,又是这个同一个老板,让我写一个之前的paper。我本来以为都不发了,那是我带的一个硕士做的,我本来想用那些数据博士毕业的,但是老板好像并不care。谁知道毕业以后居然还有机会发,当然是:发啊!

然后就过着上班找机会摸鱼写文章的生活。不同的是现在,上班看的紧,都没法写文章,只能下班写。我在奈良上班正经写了一篇,杳无音讯,估计到现在也没投。我给现在的组的文章还在大修补实验。非常可喜可贺的是,我的两篇私活,一篇前段时间发了,一篇,就现在这review是邀稿,也是妥妥的。事实证明,正经上班的好处远不如私活。

但是做私活真是太痛苦了。做的时候感觉人世间的悲欢与我无关,做完以后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掏空了。每次结束以后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就像大三那年考完托福。我有时候真的怀疑有必要做科研么,科研的尽头好像是writer,我已经算是喜欢文字性工作的人了,但依然,每次写文章都会感觉作呕、脾气很差、精神不稳定。

写作期间,还要忍受现在的老板催干活,我对此没有任何感觉,一般回复:在干了在干了。内心台词:你知道我有多少活么?你得排队。不给钱还要做的工作才是真正紧急的,往后稍稍吧,小伙子。

也许以后不会再有私活了,交完这个稿,我和以前的老板快要两清了。Kim签了比利时的博后,日本人教授。Ked从NIMS离职去北边和男友会合。S的老公把中国籍换成了日本,也许要跟老公外派去东南亚。L还在跟同一个变态教授,八年或者更久了。我在日本最后的朋友们,和一开始的朋友,对比一下没有一个重合的,人换了。好像知道并关注他们剧情的走向也没有什么用。我在看某个博客的时候,看到他说自己好像是一个没有故乡的人,对过往有种不真实感。我也有这样的感觉,在日本的时候我会怀疑,福州的生活是否存在过。现在我又是总会确认日本的记忆是真的么,我是说地球上另一端的有可能不会再去的地方是真的么?

不要忘记那些城市、不要忘记那些人的名字。不要被任何一种强烈有感染力的环境擦去你自己。

可是“自己”不就是被那些人事、环境渲染出的混合物么?

共有 15 条评论

  1. 記憶的每一日是不平行的。寫日記都沒辦法還原每一日的場景。珍惜當下,而不是沉溺過去。當人老的時候(雖然只有三十幾),越是不要回憶。否則會陷入悲痛。

    来自广西
    1. 对于时间流逝、人事消亡,“珍惜当下”一直都是最好的解法。但我一直相信,不善回顾所失的人,必然也不明白自己有用的是什么,更不会明白什么更珍贵。

      来自美国
  2. 「我是说地球上另一端的有可能不会再去的地方是真的么?」这种感觉太真实了,我也经常会回忆以前在猫本,在塔州,在江阴,在上海,在西安……很多地方的生活是不是真实的……
    回到重点:私活好啊,有钱就行……

    来自江苏
  3. 真羡慕你们这些高级人才,全世界乱跑。
    我小时候不好好上学,我姐在藤校博士后工作站了,我还在大专毕业瞎混。
    现在也碌碌而行

    来自浙江
  4. 当初写的第二篇文章就是最开始疫情期间不能返校在家写的review,那时候天天想的就是我要写文章,到了现在手上有数据也不想写了。
    前些日子和师弟聊天,说起他的年龄觉得好年轻啊,但是想起来几年前的自己可能也还年轻。日子过得太快有时候还来不及往回看就被推着往前走了,甚至来不及去想自己记住了什么忘记了什么,到了今天对于这件事觉得完全已经麻木了。

    来自北京
    1. 2020的五月,日本也居家令,那是我也是在家写论文。反而过的挺惬意的额,早上起来炒个菜中午吃,下午写一会儿。毕业不毕业也就随缘,毕竟有疫情。现在感觉那时候是非常开心的。

      来自美国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