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一个博后面试

昨天晚上面试美国某个组的博后职位。其实我们在去年年底就开始接触了,三月五月以及七月都有过邮件讨论。因为学校档次一般、研究内容匹配度高,对方回复一直非常热情。一位华人女教授,也是该学校的名誉终身教授。我向曾经在这个实验室供职的博后发邮件问过,组内氛围良好,老板不算push,成果也还可以 。

昨晚约的我的晚上十一点。我先看了脱口秀大会,哈哈哈了一会儿……十点半上skype,发现她已经在了,二十分钟时前问我是不是等会儿面试。我说既然都坐这了,要不开始吧。面试就这样提前了半小时。PPT大概讲了三十多分钟。前面三张介绍了我的家乡、本科博士历程,以及现在的实验室的人员。中间是我的研究内容,改编自答辩PPT。最后两页谈了一下对方在做的课题,以及如果我去做,打算改进的部分。

听完以后,老师开口先介绍了自己,夸我英语很好。她虽然年纪也有五十多了,人还蛮清秀朴素,看起来才三十多岁…令我吃惊。她主要说了说自己培养过博士、博后人数,以及他们不错的去向。然后说很喜欢我的背景,之前听说过我们组,是非常好的组,所以对我的邮件回复特别积极。然后她问了我三个问题:1.ORR-LSV测试的具体条件,ionic liuqid的量如何?2.ICP测算PtNi nanoparticle composition的具体实验细节;3.ORR mass activity的定义,怎么算的。我一一作了解答,尤其是问题3是相对复杂的,要对外行解释K-L方程还是比较困难的,我事前准备了一些support information,她看起来非常满意。

然后她问我职业规划如何,最终要做什么。我说主要还是 想做学术,本来是想回国做,但是现在因为男友在Argonne,所以先去美国做一期博后。她问我是不是男友回国我也回,我说是。她和我聊了很多,主要是劝我留在美国。我谈到在美国找教职很困难,她举了一些例子说明之前走的博后在她的帮助下拿到美国 教职、绿卡。并且反复强调我过去了她会教我帮助我。另外提到了希望我能做好家庭和工作的平衡,不是一味工作,并和我谈了她的家庭情况、经历。我觉得还是非常诚恳的,也欣赏这种工作态度。我在松散的组读的博士,所以很反感push的风格。

最后是她问我有没有什么要问的。例行公事的一个问题….我也没准备,没想起来什么特别好的答案,所以就问她对我的presentation有什么意见,评价一下,尤其是缺点。她说有几处拼写错误,不是大问题,做博后无所谓,但是以后竞争教职的时候拼写错误会显得不严谨,被扣分。她说这个都是为我好,不是责怪我,以后这些她都会教我的,不要紧张。

最后她谈到组里有两个博后,现在有一个和我背景相似的。除了这一块gas sensor工作,还希望我去接手bio sensor的一些工作。具体薪水十月funding下来以后和我谈,如果富裕会给我多开一些工资。我的工作开始时间大概是明年一二月。

整个面试一个小时一刻钟吧。我觉得这次面试还是挺好,本来我还是抱有很多疑虑,主要是这个学校和我预期的院校有些差距,但是组里做的课题实在背景很匹配,地点又合适,就成了首选。见到老师,感觉她人也不错,所以放心了许多。对于工作而言,一个好老板比什么都强。希望一切顺利吧~

共有 10 条评论

  1. 有一种我来我导师这里的既视感…虽然不奢望什么高水平的发表,但是光光一点:学生是有生活的人,而不是人形机器这样的认知就已经是非常好的了,毕竟天坑专业的主流氛围还是压榨和push

  2. 如果老师不是画大饼(而且字里行间感觉不像是画饼),人还是挺好的。也还主动提到帮你留美国的一些具体内容,我觉得她可能也希望帮到年轻的学者(虽然你可能目前不太想留在美国,而且今年被不公平对待的貌似确实不少呢,也是一个潜在的问题)。我也很不喜欢push,太累了。以前梦里都在干活,还有梦到反应器都变成了石头,可把人吓一跳。但是想想push好歹还能出一些成果,有些压榨真的是只当作机器,而且觉得没有价值扔一边了,偶尔还要再“废物利用”一下。老师觉得有利可图的学生,不管谁发文章都得要求给这个学生挂个名字……现在研究室的这个氛围也真是醉了,但是大家没辙,只能想着不管是去哪里、不管能找到什么工作,赶紧走。
    我读博期间基本都是帮老师干活,申基金、带学生、做项目……自己连论文都没时间发,带的硕士学生却以第一作者发论文……毕业论文是一个月搞定的,第一次答辩前,国内的大学的校长带队来,接待、安排会议一直又忙到答辩前一天。一周左右后,第二次答辩前一天还在参加项目的讨论会,那时候我已经不管项目了,交接给另外两个博后了,还得去给擦屁股。然后晚上他回去之前问我第二天答辩准备的怎么样,我说评审的问题的书面回答基本完成了,论文和ppt也对应修改了,只是还有两个比较难回答,今天晚上做完。他说怎么还没弄完,你要是回答不好,就不给你过,今天有个岩土结构的,我们几个教授商量着不给过。我想,施加压力也没有这么施加的呀,两次答辩只隔了一周左右……中间我还得给项目擦屁股,现在说这个话,要是这么严峻怎么还能给我安排别的事情呢……平复这个压力还反而花了几个小时。再说经费,我自己的经费去年开会用了一次(而且那个是有经费之前定好的),剩下的大头我一分钱都没花到。今年的更是连个影子都没见到,上次偶然看到一张纸,上面写着只剩下四十来万了……另外,工资不是他发,但还得给干活。然后现在极力推荐让回国,因为国内的博士后位子多,而且举例说“哪个师兄回国做了2年博士后直接副教授了,还是985”,然而这样的情况其实也就那一个例子。我说想先留日本,他说那你自己投投简历……
    今天带队去现场,合作方公司的人刚好在现场办公,问我最近在干什么。我说“在准备找工作,昨天还看到你们公司的招聘信息呢”,老头直接说“怎么办,应募吗?要不要我给人事发个邮件问问”,之后我说目前还有另外一个公司的职位也比较中意,他说那个公司可以联系谁谁(也是我们之前项目里一起合作过的人)。所以感觉还是很真诚的想帮忙。我本来也是一心想做学术的,但是忙前跑后这些年自己却没有论文,今年在写,但真的是赶不上速度,国内的发的太猛了。而且累得跟狗似的,所以特别想认真的过生活。写着写着怎么好像变成吐槽了……希望不要污染到你的净土~

    1. emmm看来也是日本的前辈,我目前是硕士但是也是申基金、带学生。自己也没项目….感觉日本人的性格还是很怪的,虽然我很确定自己的导师不是坏人….不过她对我说过一句很感同身受的话:“你是想像一个研究者一样做一些有意义的研究,还是像工人一样去生产论文?”终究还是【人,就是江湖】,对环境的不满,何尝不是被垃圾人坑的不满呢?

    2. 我们实验室 的氛围比较公平、公事公办,冷漠的人际关系,老师不算完全为学生着想,但也算是合作关系,尽量互惠互利,不会坑害学生。尤其是我是女生,又是外国人,平心而论,老板对我很不错了。
      做科研很看领域的,有的领域很好做成果。也很看运气,就算领域对了,也要有个好老板。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很少有人能想做什么就做成的,只能慢慢努力,尽人事听天命吧。

      1. 那其实很好了。即便不完全为学生着想,能够保持合作、互惠互利,个人觉得还是非常好的。(不过话说回来,就算是有坑,老师能给顺利地毕业,也还是值得感谢的。毕竟毕业也只是一个起点而已。)
        对,做科研,要想有成就确实得天时地利人和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